卢媛媛早早换上了运动服、拿出瑜伽垫,准备用手机上一堂线上瑜伽课。

她是北京市朝阳区一家瑜伽馆的会员。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,馆长发来消息说,店里准备开设线上瑜伽课程。许久不见的学员一下子涌到了微信群里,宅在家里的大家满心期待。

疫情改变了很多年轻人的运动方式,在外出减少之后,平时有健身习惯的人在找线上的课程,以前不锻炼的人在家里待久了也想动起来。运动健身实体店在寻求线上的解决方案,一些体育类App和内容火爆起来,家用体育健身器材在各大电商平台频频断货。

早在1月27日,乐刻运动创始人韩伟就作出了所有门店暂时闭店的决定,闭店期间会员卡停卡,并对所有正式会员补贴时长。乐刻的平台上有8000多位教练,韩伟团队想出了“宅家也爱做运动”的公益活动,发动教练线上“教学”。

这个活动并不会给乐刻带来营收,但大部分教练虽然没有劳务也愿意参与,仅在快手平台上,上线第一天的点击量就突破了1000万。

Keep也作出了应对措施:Keepland暂时闭店,推出春节居家指南。一位相关负责人介绍,从数据上看,运动人群的数据相比往年有明显增长。非常时期,全民的健康意识更为凸显。从社交平台舆论上及各大媒体平台上也注意到大家对科学健身、强身健体的关注显著提升。

为了让自己不长肉,哈尔滨姑娘张梦冉在春节期间毫不犹豫地充了100多元的Keep会员,“正好赶上做活动”。春节期间,最初还享受着宅在家躺床上的日子,但是没过几天,张梦冉和爸妈就坐不住了。

去年家里买的跑步机,已经落了灰,这次派上了大用途,父母在上面走步。而张梦冉自己选择做些更专业的练习。

她发现,App里面针对会员有很多特设课,比如搏击操,每天,她都花半个小时左右的时间打卡,并在社交圈里分享自己的练习。这一阵子,一些同事每天和朋友比运动步数多少,比谁在坚持运动,“每天看太多疫情的消息,运动一下也是一个发泄的方式”。

卢媛媛所在的优胜美地瑜伽微信群里,每天都会有一段5分钟的课程视频。会员们只要按照视频里老师的动作,在家完成并上传相关的图片和影像,即可完成一天的课程打卡,连续打卡10天可以兑换线下课程。

课程难度并不大,卢媛媛用了10来分钟就完成了。课程内容不长,是动作强度却不小,老师录制的视频里只有一组动作,如果自己在家做,要连续做上4~5组。短时间高强度运动一番,脸上有点冒汗的她觉得倍儿爽。

假期结束之后,馆里继续把录制的视频课程变成了微信线上直播课程。学员们通过抢课的方式预约想要上的课程,教练会建微信群把每一堂课的学员拉进来,然后视频上课。但因为视频人数限制,每堂课只能预约8个人。

“我们是希望通过线上社群的方式,和会员保持互动。”优胜美地瑜伽运营总监孟贤林说,起初,开设10天的视频打开课程,是因为瑜伽大部分是团体课,有很强的社交属性。目前微信的线上课程,会持续到线下可以正常营业的时候。

“我们强调内容上的创意。”孟贤林没有给馆长下经营任务,而是希望趁着这段时间,尽可能策划一些有趣的线上课程,让会员在家里的生活更丰富一些。内容上不一定是常规的瑜伽课程,要有创意的内容,比如教大家如何“云品酒”、做美容。

韩伟在接受中青报·中青网记者采访时表示,这次疫情对健身行业的冲击很大,因为健身房高度依赖线下,人们线下消费的频次如果降低,健身房的收入就减少了,但成本是不变的;另一方面,健身行业本就处在拐点,存在预付费机制等法律风险,现在的疫情无疑刺激了矛盾点,加速了行业的洗牌。

孟贤林也认为,如果新冠肺炎疫情持续时间长,可能会让线下健身行业出现一次集中性的洗牌,“目前现金流是健身市场眼前的难题”,这是摆在整个行业面前很大的“槛”,尤其是近一两个月是关键节点。他也看到,有的店开始通过开设线上课程进行收费或者卖瑜伽辅具,来缓解现金流的压力。

孟贤林认为,目前大家暂停了对线下健身的需求,但当疫情过后,也许会出现一个需求爆发,“疫情让大家对健康有了更深的体会,通过这次疫情,很多人会把健康提到很高的高度,健身也许会变成一个‘刚需’。”

早在大年初六,优胜美地瑜伽馆教师顾文静就已经“小试牛刀”,在抖音上开设了她的第一堂瑜伽直播课,她还给课程取了一个接地气的名字——“新年不养猪计划”。

下午两点钟,顾文静准时出现在了自己的抖音直播页面上,屏幕里的她一改往日的装扮,穿着一身熊猫款式的宽松睡衣出现在了家里的客厅,坐在瑜伽垫上。

学员们一个个进入直播房间,并开始了短暂的直播互动。和日常线下课程的开头一样,顾文静安静坐在瑜伽垫上,指导学生们完成进入课程的一系列准备姿势。

遇到一些需要辅具的动作时,顾文静会让大家“就地取材”,找来家里的饮料瓶来充当瑜伽砖。平日里,大家都是穿着瑜伽服、用着正规辅具上课,在家上直播课后,家里五颜六色的毛毯、靠枕、各种饮料瓶反而出现在了瑜伽垫子上,许多学员觉得这种方法虽然无奈但也挺新鲜。

完成一节线上课的录制并不容易。为了让学员在手机上能看清楚动作,手机的位置摆放就很讲究,“要找家里采光好的地方”。于是,家里客厅的窗前就是最佳的上课场地。

第一次做直播,顾文静没什么经验,手上也没有专业的三脚架可以支撑手机,只能拜托老妈当“人肉支架”,“挺累的。”顾文静母亲拿着手机,还要不时跟随女儿的动作调整手机的位置,以便学员们能清楚看到手脚的动作变化。

开线上课,起初顾文静的内心是拒绝的。瑜伽运动不比其他塑形健身,有很严格的体位和姿势要求,这要求教师和学员必须在同一个物理空间下,才能帮助学员更好地调整动作和姿势,但搬到线上,隔着屏幕教学,效果上会差很多。

但特殊时期只能采用特殊办法。春节期间,不时有学员在微信上问她什么时候才能开课。她也发现,受疫情影响,如果大家长时间不运动,对身体反而无益。思来想去,在一些学员的鼓励下,她准备开个直播课程。直播的人数从一开始的30多个人逐渐破百。

整堂课下来大约40多分钟,课程动作难度并不大,时间也比线下课程短。但顾文静为此准备了一天,在遇到一些动作时,她还反复提醒:“孕妇在家不要做”。

虽然线上运动健身火爆,但是在韩伟看来,所有的体育运动将来都要回到线下,如今大家都在保持运动增强免疫力,机构现在努力通过线上培养年轻人的运动习惯,只有这样将来市场才不会萎缩,一旦断了档要唤醒,健身会变得非常难以继续。(作者 王聪聪 宁迪)

推荐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