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牌健身房浩沙健身正式退出历史舞台。中国商报记者获悉,香港联交所已取消其母公司浩沙国际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浩沙国际)的上市地位。浩沙健身的落幕意味着市场已经逐渐淘汰传统健身房的运营模式,与此同时,更多新型健身房如春笋般冒出。这些健身房的“后浪”们将如何吸取教训活下去?

据悉,香港联交所宣布,由于浩沙国际未能履行联交所订下的复牌指引,根据《上市规则》第6.01A条规定,已从今年3月23日上午9时起,取消浩沙国际的上市地位。

与此同时,联交所要求该公司刊发公告,交代其上市地位被取消一事。据悉,浩沙股份自2018年9月3日起已暂停买卖。

浩沙健身是国内的老牌健身房。1998年,福建商人施洪流创办了浩沙健身。2017年,浩沙健身收购了“诺伯曼”与“超越健身”两大品牌总计50家门店,使得浩沙系的总门店规模达到150家,成为全国头部连锁健身房之一。

为了达到快速抢占市场份额的目的,浩沙健身推出超低价年卡。原价3000多元的年卡,可以优惠至2000元,还可买一年送一年。很多消费者向中国商报记者反映这个价格便宜得“不正常”。

在浩沙高调攻城略地之时,沽空机构波里达斯于2018年发布了对浩沙国际的做空报告。该做空报告认为,浩沙国际管理层通过夸大收入和盈利能力骗钱,浩沙国际股权的内含价值为0。做空报告发布后,浩沙国际的股价受到冲击并停牌至今,股价维持在每股0.29港元。

为了填补股市带来的消极影响,浩沙国际抽走了旗下所有产业的现金流,这一举动牵连了本就不太稳定的健身房业务。

浩沙健身原首席营销官张迎曾对外表示,在现金流脆弱的情况下,年卡销售进入淡季,在房租压力下又遇到暴力催款,会员也要求退款。在多方压力下,浩沙健身轰然倒下,浩沙集团董事长施洪流被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。

在健身自媒体GymSquare精练创始人唐欢看来,浩沙健身崩盘的主要原因是传统健身俱乐部太过倚重现金流,导致其抗风险能力极差。

事实上,传统健身房过分倚重现金流,过度推销年卡的预付费模式已被消费者诟病许久。据中消协发布的数据,健身服务正成为消费者投诉的重灾区。去年上半年,有关健身房的投诉同比增长72.6%,主要问题集中在健身房一次性收取大量费用后,并未给消费者提供相应的服务。

而目前越来越多的新型健身房如雨后春笋般冒出,这些健身房主打按次或按月付费模式,也没有销售人员推销年卡,在一定程度上避免了预付费模式带来的风险。

如今,许多传统健身房也开始改革。据悉,威尔士、一兆韦德都开始通过和企业合作等形式大力推广团体健身活动,扩大流量来源,维护健身会员。

健身投资人士王怀远对中国商报记者表示,浩沙健身的落幕代表一个时代的终结,它的失败也为其他新型健身房敲响了警钟:如果一个健身房大打价格战,过度推销,不去用心维护会员、提高服务水平,那后果一定是不堪设想的。

疫情过后,健身房的行业集中度将进一步加大,越来越多的传统健身房或被激烈的市场竞争所淘汰,也有更多健身房将突出重围,健身房“后浪”们准备好了吗?(记者 颉宇星)

推荐内容